<dl id='avfd'></dl>

    <code id='avfd'><strong id='avfd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1. <i id='avfd'><div id='avfd'><ins id='avfd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avfd'></fieldset><span id='avfd'></span>
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avfd'><em id='avfd'></em><td id='avfd'><div id='avfd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avfd'><big id='avfd'><big id='avfd'></big><legend id='avfd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1. <tr id='avfd'><strong id='avfd'></strong><small id='avfd'></small><button id='avfd'></button><li id='avfd'><noscript id='avfd'><big id='avfd'></big><dt id='avfd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avfd'><table id='avfd'><blockquote id='avfd'><tbody id='avfd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avfd'></u><kbd id='avfd'><kbd id='avfd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<i id='avfd'></i>

            <ins id='avfd'></ins>

            陰陽會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32
            • 来源:韩漫免费无遮漫画免看网站_韩漫无羞遮漫画免费_韩漫无遮免费漫画大全

              大爹爹的屋前屋後總是栽種著槐樹,每當夏季來臨時,庭院內外槐花綻放香味陣陣,而當他含笑而逝時手裡正拿著一串盛開的槐花,懷內還有一本紙質發黃發脆的日記。

              在把大爹爹入土為安後,我打開那本日記仔細閱讀起來,發現裡面記述的是他年輕時走村串巷四處攬木匠活的一些經歷。大爹爹小時候上過幾年私塾,所以文筆相當不錯,我讀得津津有味,然而其中一頁深深吸引住瞭我。在這頁大爹爹是這樣記述的:

              這天我挑著木匠擔子,來到安宜縣城內的槐花巷,其時正是初夏,巷口巷內槐花雪白香氣撲鼻,遠遠望去燦若雲霞,我想這就是取名“槐花巷”的緣故吧,好美的名字、好美的巷子!

              在槐花巷內,我沿著長長的青石板路一路走著,一路吆喝,一路嗅著花香,不知不覺已是中午,肚子餓瞭,一抬頭發現前面挑出一簾子,上面寫著四個字:“槐花糕店”。

              我進店坐下,要瞭一杯茶和一碟槐花糕,當大嬸端上槐花糕時我一下子驚呆瞭,我從不知道世上竟有這樣好看的糕點,那糕呈長方體,修長秀氣通體雪白,還未靠近香氣先襲,是槐花的香氣,還夾雜有槐花蜜的味道,小心嘗一口,糯黏香甜入口綿軟又有筋道,天啦,我都要醉瞭,隻敢一小口一小口地品嘗,我何德何能,能有幸品嘗到這絕世美味?

              如果槐花糕使我如醉如癡的話,那做槐花糕的人則使我完全醉瞭、癡瞭。

              當時店內僅我一人,我正萬分珍惜地小口品嘗著,忽然聽到有人輕笑,抬頭一看,是個年輕女孩兒在掩口而笑,顯然她在笑我的吃相。她身穿如槐花一樣雪白的衣服,面容潔白姣好,一頭長發如雲,左臉頰還有一個小酒窩。

              我一見她頓時驚呆瞭,剎那間連槐花糕都失去瞭滋味。

              女孩兒走近我,含笑問我:“好吃嗎?告訴你這糕是我親手做的哩。”

              我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,頭腦一片空白,還嗚嗚作響,這仙女一樣的女孩兒竟主動跟我說話!

              恍惚之中槐花糕吃完瞭,該付錢瞭,可當我手伸進口袋的時候大吃一驚:口袋內空空如也!

              我這臉可丟到傢瞭,就在這時後面有人叫起來,是先前那個大嬸,女孩兒和她長得很像,顯然是女孩兒的媽媽。大嬸說的是:“槐花,該跟客人收錢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原來女孩兒就叫槐花。大嬸邊說邊走出來,我正惶恐不安,女孩兒忽然做出一個驚人舉動:她從她的口袋內飛快掏出一張鈔票扔到桌上,然後一邊把錢拿起來給她媽媽看到,一邊脆生生地回答道:“媽,錢已經收過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當我走出小店的時候依舊暈乎乎的,我不知道到底發生瞭什麼,我們素昧平生,女孩兒為什麼肯為我付錢?

              當我遠遠地回頭一瞥時,正看到那女孩兒站在店門口朝我看著,然後女孩兒一閃即沒。

              回來後我日思夜想,可我又不敢多想,因為我是個粗人,粗人怎能配仙女。

              原來大爹爹年輕時還有過這樣一段清純美麗的故事!

              我讀得口齒生香,又往下翻,卻發現後面全是空白,一切戛然而止。

              大爹爹為什麼不往下記瞭?那女孩兒後來呢?

              看看記下這段往事的日期,我算瞭一下,大爹爹當時年方21,那正是他一生中最美好的年齡,情竇初開渴望愛情,這樣的邂逅當然刻骨銘心瞭,實際上大爹爹個高體壯濃眉大眼,直至老瞭還衣衫整潔腰板筆挺。

              我不知道後面發生瞭什麼,但我知道大爹爹為什麼會終身未婚孤苦一生瞭,那是因為曾經滄海難為水。

              我久久沉浸在這美好的情愫和淡淡的憂傷中,忽然間一個念頭躍入腦海中:日記中記載的安宜縣城就在鄰縣並不遙遠,我為什麼不代大爹爹故地重遊呢?我要把大爹爹的這份心跡親口告訴那位叫“槐花”的女孩兒,不,現在已是槐花奶奶瞭,這樣一來也算是圓瞭大爹爹的一個心願。但願槐花巷沒有被拆遷,但願她還健在!

              但這一切也或許隻是大爹爹的一個夢囈,隻是他想象中的愛情天堂而已,但不管怎樣,我都要走一趟。

              說動身就動身,一個小時後我坐車來到瞭安宜縣城。

              安宜縣城是座古色古香、色彩斑斕的老城,這兒的人看上去都很沉靜。我正要找人打聽路徑,忽聽到“啊喲”一聲尖叫,循聲一看,是一個女孩兒摔倒在地,沉重的電瓶車壓在身上,她怎麼也掙紮不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我連忙上前扶起電瓶車,問女孩兒要不要去醫院,女孩兒說不用,隻是膝蓋擦破瞭點皮,又連聲說“謝謝”。我擺擺手走開瞭,我還有正事要幹。

              經過一番打聽,終於有一位老年人告訴我確有槐花巷,而且沒有拆遷,謝天謝地!

              然後我遠遠地看到瞭槐花巷,大爹爹沒有騙我,巷口巷內果然槐花如雪香氣如海,一步步走過去,一腳一腳踩在古老的青石板上,我仿佛化身21歲時的大爹爹,像走進一段泛黃的回憶,像走進一段不忍驚醒的夢,我甚至感受到瞭大爹爹青春的氣息。

              在長巷深處,一抬頭,前面有一店,挑出一佈簾,上面四個字:槐花面館。

              大爹爹不是說“槐花糕店”嗎?名字怎麼變瞭?原來真的人物皆非瞭。

              我掉瞭魂一樣走進去,迎面好像有人迎瞭上來,可我恍若未見,隻顧沉浸在大爹爹描述的意境中。

              直到迎上來的人聲音略提高我才回過神來,她說的是:“是你嗎?真的太巧瞭!”

              隻看她一眼我就如觸電一樣渾身麻酥,站在面前的不正是大爹爹日記中描述的女孩兒槐花嗎?

              隻見她面容潔白而美,一頭長發垂下,衣服白如槐花,最最重要的是,她的左臉頰有一個小酒窩。

              她是槐花?天啦,我這是穿越瞭嗎?

              “槐花”再次開瞭口,聲音脆生生的:“真的是你嗎?你不認得我瞭?我就是先前跌倒的那個女孩兒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槐花”說著臉一紅,避開我的目光,說:“你請坐啊,你是來有事的嗎?”

              我這才發現自始至終一直盯著人傢的臉看,頓時臉一燙,忙說:“我是來吃槐花糕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一言既出風雲突變,我發現女孩兒剎那間一雙杏眼瞪得溜圓,好像看見瞭這世上最不可思議的事,顫聲問道:“你說什麼?”

              我心中驚訝,說:“我想吃槐花糕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女孩兒看上去更吃驚瞭,說:“你這個外地人是怎麼知道槐花糕的?告訴你,這兒已幾十年不做槐花糕瞭,連店的名稱都改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我定定神,先從背包中小心捧出大爹爹的日記,恭恭敬敬說聲:“大爹爹,魂兮歸來吧!”

              然後我打開日記中的那一頁,指給女孩兒看,說:“這是我大爹爹告訴我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此時店內除瞭我倆再無第三人,女孩兒渾身顫抖得厲害,這使我有點驚訝,然後女孩兒低下頭認真看瞭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女孩兒的頭離我很近,微風裹挾著外面槐花的氣息一陣陣吹進來,把她的長發撩到瞭我的臉上。

              女孩兒一字一字讀完瞭日記,抬起頭,滿眼淚水。

              隻聽她說聲:“你等一下!”便急急進瞭後院,可以看到她這小店是前店後傢,院子中心有一棵高大的槐花樹,滿枝頭雪白的槐花正迎風怒放。

              不大工夫女孩兒出來瞭,她的手中竟也捧著一本泛黃陳舊的緞面日記本。

              然後在女孩兒的指引下,我看到瞭一篇筆跡娟秀的日記,那是一段跟大爹爹的記述相差不離的故事,不過這回記述的主人是個年輕的女孩兒,當時20歲的槐花,而且記述得更婉麗、更撩人魂魄,滿是一個內秀的女孩兒對愛情的渴望和憂傷。

              時光呼嘯著穿梭,我正神魂顛倒,忽聽到後面有個蒼老的聲音:“孫女,跟誰聊天呢?”

              然後有個老婦人走瞭出來,隻一眼我就認出來瞭,她就是大爹爹筆下的槐花,雖說老瞭,但儀容猶存。

              在聽完我的敘說和看完大爹爹的日記後,奶奶久久坐著,可她背對著我們,不讓我們看到她的表情,我隻看到她一直顫抖的瘦削的肩膀。

              等奶奶稍稍平靜下來後,我問道:“奶奶,我想知道,您當時為什麼肯替我大爹爹付錢的?”

              奶奶聽瞭一副神往的樣子,嘴角也彎起笑意,說:“因為你大爹爹人好,當時我打外面經過時,恰好遇到你大爹爹給一個孤苦老人箍瞭一個桶,可他分文不要不說,還把身上的錢全給瞭人傢,所以他才沒錢付我的賬,當時我就多看瞭他兩眼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我鬥膽又問:“槐花奶奶,那我大爹爹後來找過你嗎?你們又為什麼沒能在一起?”

              奶奶一聽眼睛泛紅神情恍惚,艱澀地說道:“槐花是我的小名,都幾十年沒人叫瞭,你這一叫朦朧間我還以為是他來瞭,告訴你,你跟你大爹爹長得太像瞭……實際上後來你大爹爹鼓起勇氣偷偷來過一趟,他找到我,一遍遍地叫我‘槐花’,說這名字真美,他向我求愛,可他不知道,從我們第一次見面後不久我就在父母的威逼下訂瞭婚,那時候婚姻大事父母說瞭算的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奶奶說到這裡搖頭嘆息,我和她孫女並肩對面坐著,奶奶又說:“你大爹爹一聽我這麼說臉色蒼白,好像魂掉瞭一樣,跌跌撞撞地就走瞭,從此就再也沒來過,永遠沒來過……孩子,你大爹爹現在怎麼樣瞭?他還好吧?”

              我不忍說,可不得不說:“我大爹爹剛剛走……他終身未婚,我聽大人講過,實際上當年有好多說媒的上門說親,甚至有好多姑娘主動示愛,可他說什麼也不肯,他在屋前屋後栽滿瞭槐樹,槐花開時成天對著花自言自語,大夥都說他被槐花精迷住瞭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我說不下去瞭,因為奶奶突然站起身,磕磕碰碰地進瞭後院。我想追上去,被女孩兒拉住瞭,女孩兒悄聲說:“讓奶奶靜會吧!”

              女孩兒用修長的手指絞著濕透的紙巾,剛才她一直在擦眼睛,又說:“我爺爺很早就去世瞭,聽說爺爺不學好,吃喝嫖賭的,把身體弄垮瞭……那時奶奶還是很漂亮的,有好多人上門提親,可奶奶一直不肯再嫁人,非要吃辛受苦獨自拉扯我爸長大成人。當時奶奶不再嫁的托詞是怕孩子受委屈,當我長大偷看到奶奶的日記後,才知道奶奶是別有隱情,可她又能對何人訴說?我隻知道一件事,自從我爺爺死後,奶奶就堅持搬回瞭這幢娘傢老屋,第一件事就是把店名換瞭,並且終生再未做過槐花糕,即使我也隻是聽說過,卻從沒吃過。”

              我聽到這裡滿心感慨,萬分虔誠地說:“大爹爹,今天這一切你全看到瞭吧?老天沒負你!”

              女孩兒一雙妙目看著我,低聲說:“有這樣一句話說得真好,叫‘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’,例如今天你大爹爹和我奶奶又見面瞭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我膽大起來,說:“還有我和你,我們已是第二次見面瞭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就在這時奶奶出來瞭,她見我們這情形展顏一笑,輕聲說:“孫女,你不是一直想學做槐花糕嗎?奶奶現在就教你—讓這有福的傻小子也嘗嘗!”